主页 > 专题> 返回首页
武大靖:当年的女队陪练,如今已改写历史
发布时间:2022-01-13 来源:央视网 作者:皓月 点击:

要赢就得赢得干干净净

2018年2月22日晚,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即将开始。站在第一跑道的是中国选手名叫武大靖,全场观众都在屏住呼吸,等待着发令枪声音响起。

这是平昌冬奥会第13个比赛日,此前中国军团已经获得5枚银牌和2枚铜牌,但一直没有金牌入账。作为下届冬奥会的东道主,中国代表团急需一枚金牌来缓解开赛以来的压力。但随着冬奥会闭幕时间的临近,中国军团的夺金希望越来越少,有形和无形的压力都转移到了武大靖的身上。

微信截图_20220113115057.png

在此之前,压抑的情绪一直笼罩着中国短道速滑队,本次冬奥会,中国队已经遭遇9次争议判罚,位列所有参赛国第一位。几乎每一个冲金点,每一个有实力冲击奖牌的中国选手都有被罚下场的经历,其中包括武大靖参加的1500米和1000米比赛。“很不可思议,没想到在韩国会这样”,当时的武大靖说出了所有选手的心里话,无奈,几近绝望。

回想2014年索契冬奥会,同样是短道速滑500米决赛,19岁的武大靖在一路领滑的情况下,在最后时刻被对手超越,遗憾摘银。走出赛场后,武大靖发誓,一定要在平昌把错失的冠军拿回来。

然而,真正到了平昌冬奥会赛场,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遂。

2月22日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预赛中,武大靖一路领滑,打破奥运纪录,四分之一决赛中,他再次领滑,打破世界纪录,但到了半决赛,意外突然到来。

比赛中,对手的冰刀突然断裂,裁判暂停比赛,而此时,武大靖已经滑了两圈半,体力消耗早已过半,而落在后面的对手,显然状态要好很多。他说,“裁判突然叫停比赛,我觉得很冤枉。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中国代表队没有时间去抗议,只能服从。主教练赶紧把棉袄递给武大靖,让他保持身体温度。累归累,武大靖在对手面前依然保持平常状态,笔直站立。他说,“千万不能让对手看出来你累了,那样他们就不怕你了。”好在有惊无险,半决赛的武大靖依旧一路领先,进入决赛。

让我们把视线再次落回决赛现场。枪声响起,比赛开始。武大靖率先抢下第一的位置,并且越滑越快,一圈,两圈……武大靖一直领先,身后两名韩国选手被死死压在后面,始终未能超越。那时的武大靖已经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那时候什么都不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滑下来,只有拼了。”最终,武大靖第一个滑过终点,39秒584,新的世界纪录诞生。他留给对手的是一个无法企及的背影,留给中国短道速滑队的,是一个新的希望,用现场解说员的话来说:“这次赢得干干净净!”

微信截图_20220113115111.png

这是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的第一枚,也是唯一一枚金牌,同时,也是中国男运动员在冬奥会短道速滑赛场苦等30年的第一枚金牌。比赛结束,武大靖第一时间滑到主教练身前,师徒二人深情相拥。“我当时只听到她说我是好样的,别的什么都听不到。”虽然是一句很普通的话语,但多年后,武大靖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依然激动不已。那是一种肯定,是在长时间压抑后最解气的一种鼓励。

追寻梦想的路上,受伤是难免的

时间回到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夺得女子500米短道速滑项目冠军,实现了中国冬奥金牌零的突破。当时10岁的武大靖,通过电视转播,目睹了杨扬夺冠过程,梦想就此点燃。“看完大杨姐拿冠军的那场比赛,我决定报班学习短道速滑。她是我的引领者,我如果没有看到那场比赛,我可能不会跟家人说训练的想法。”

武大靖,出生在黑龙江佳木斯的一个普通家庭,刚刚接触滑冰时,父亲觉得太苦,坚决反对,但武大靖态度坚定,最终加入佳木斯业余短道速滑队。每天早上还不到4点,他就起床带好冰刀,坐着妈妈的自行车前去训练,“那时候起床都不用闹表,就是自己内心有一股劲儿,要是一般小孩他不喜欢这个东西,他绝对不会早上4点起床去训练的。”

早上4点的东北非常冷,尤其是室外冰场,零下十几度都挡不住,武大靖他们每天上冰10分钟脚已经冻麻了,很多家长不忍心看孩子们一直这么冻着,于是齐心协力在冰场旁边盖了一个小棚子,在里面生火,给孩子们取暖,每训练10多分钟就下来,把脚暖了再上,日复一日。武大靖的母亲同样每天都在旁边等着儿子,训练完后,接上他回去继续上学,“那段时间还挺苦的,而且每次赶上下雪的时候,所有孩子的爸爸妈妈都要去把冰场里的雪扫掉,然后再浇冰,类似的活儿都是他们来做,都不容易。”

微信截图_20220113115119.png

在室外冰场训练了两年多后,武大靖有了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机会,当时江苏省短道速滑队去佳木斯招人,江苏有室内滑冰场,不用在室外冰场挨冻,各方面条件也会更好,于是,武大靖和妈妈商量决定前往。那时的武大靖12岁,本该是最恋家的时候,父母当面征求他的意见,说一年不能回家,所有东西都需要自己来处理,真的想好了吗?武大靖却坚定地说:“想好了,我要去。”

拿着母亲给他买的一张卧铺票,武大靖自己坐上了火车。“火车开的时候,我妈就一直追火车,回想那一瞬间,我能肯定她的心都快要哭化了,但是当时的我却没太多的感觉。”

现实并没有武大靖想象的那样美好,职业运动是残酷的,每天超强度的训练以及想家的痛苦,让他天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哭,也就是在那段时期,武大靖运动生涯中第一次受伤。好几个人在训练中同时摔倒在一起,冰刀就在他眼前晃,而当时武大靖第一反应居然是要起来继续滑,可就在他试图起身时,感觉腿很软,使不上劲,低头一看,原来已经流血了。教练赶紧跑来让他躺下,最终在他身上留下了两处伤口。

受伤的武大靖并没打算告诉家人,但教练通知了他家人,武大靖的父母当天晚上就过去了。当时父母征求他的意见说:“你想好了,虽然你小,但是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你可以去为你自己喜欢的事做出选择,但你也要对自己喜欢的事负责。”父亲临走的时候跟他说,“你要坚持不住,就早点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当时武大靖非常感动。

奥运冠军也曾是女队陪练

2009年,因江苏省队解散,武大靖成为吉林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运动员。2010年年底武大靖凭借在全国联赛上的表现,被国家短道速滑队教练李琰破格收录进入国家队,不过当时他不是以运动员的身份进入国家队的,他的身份是陪练,女队陪练。那时的武大靖每天都遭受着心理上的打击,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长距离训练时,他次次都被周洋轻松击败,短距离训练时,又次次被范可新击败。“我一个男孩天天让女孩过,得承受多大打击?”最令武大靖头疼的是,周洋每次超越他的时候,都要跟他对视一下,那种眼神让武大靖想要“揍”人的心都有了。

因为短道速滑国家队是轮换制的,水平不行就要下去,所以武大靖每天都背负着巨大压力,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总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换下去,一旦被淘汰,就只能离开国家队,去地方队。进入国家队不容易,出去后再想来就更加困难了,几近崩溃的武大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我感觉人家一天都是24小时,而我是48个小时。”

武大靖的转机出现在2012年,这一年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力队员连续在国外打比赛,在不用当陪练的日子里,武大靖留守北京,和助理教练一起打磨自己的技术之后,武大靖在队内的成绩排名逐步提高,并开始出现在国际赛场。到2017赛季武大靖已经成为国际滑冰界公认的“冲刺之王”。

微信截图_20220113115130.png

平昌冬奥会男子500米夺冠之后,武大靖又和队友们一起夺得男子5000米接力银牌,这也是中国男子接力队在冬奥会赛场上取得的最好成绩。在2月25号进行的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武大靖成为中国代表团的旗手。

拿到冠军,破掉纪录,此时的武大靖并没有骄傲自满,而是跟助理教练说:“你要是发现我拿到冠军后,好像跟别人不太一样了,心态发生变化,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对于武大靖而言,他一直认为过多的荣誉一定会造成自己的膨胀,虽然自己可能感觉不到,但是在外面人眼里一定会很明显,所谓“名利”对一个年轻的运动员而言,有很大的诱惑力,他必须时刻警醒自己,一定要把控得住。

武大靖在领奖的时候,手指一直指向自己胸口的五星红旗,他说那个动作是意味着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一种宣誓,也是想给全世界的媒体朋友们展示中国国旗的一个特写,一个最大的特写。

2021年,短道速滑世界杯分站赛中,武大靖在北京站决赛中抢跑出局,在日本站未能晋级半决赛,在匈牙利站决赛中被碰倒,仅获第四,直至荷兰收官站才夺得本赛季个人首冠。

武大靖说:“竞技体育有起伏很正常,很希望自己的心态可以调整得更好。其实世界杯只是一个检测或者是一个锻炼,我们最希望的还是在北京主场取得更好的成绩。之前世界杯比赛作为一个铺垫来讲的话,其实已经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效果。我们会调整状态,加强训练,把自己最好的状态调整到北京冬奥会。”



责任编辑:满苍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