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舆情> 返回首页
真相透视·安徽丨太和县不太平 起底暴力强拆塌方式腐败
发布时间:2021-02-10 来源:人报融媒 作者:凡草 点击:

真相透视        

安徽丨太和县不太平 起底暴力强拆塌方式腐败

坐标: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

 image.png

被强拆强征村民刘林

本来生活殷实的安徽省太和县城关镇刘庄村民刘林,从2008年开始人生轨迹极度逆转,不但遭遇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暴力强拆,还被多次恐吓、威胁和非法拘留。12年来,一直走在维权路上的刘林非但一分钱补偿拿不到,还被这场暴力强拆搞得落魄贫苦、无家可归、妻离子散,精神几度崩溃。今年54岁的刘林回忆起亲身经历的城中村暴力强拆画面,满腹冤屈顿时倾泻。

image.png 

刘林控告书

近日,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多位村民向本网反映,太和县官商勾结、动用警力、暴力强拆、压制补偿的歪风邪气持续十多年,且愈演愈烈。官为商站台,商依官猖狂,警力开道,端枪持械,无视党纪国法,频频将推土机、挖掘机伸向村民的合法房屋和土地。“先拘留再强拆,谁反抗拘留谁,地被卖了都不知道”成为太和县暴力拆迁的惯用伎俩。十多年来已经造成好几起因暴力拆迁引发的大面积强拆人员非法集聚和暴力打人事件。补偿不给,维权无门,无数村民含冤度日。


 image.png

 image.png

聚焦安徽视频(截图)

这股暴力强拆的歪风邪气究竟为何?让我们还原案件现场,起底悲剧黑幕

官商勾结 拘留殴打 农民惨遭强拆之痛

  image.png

太和县行政简图

从地图上看,太和县城关镇关北社区(刘庄)属于城乡结合部,位于县城周边,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

据当地村民反映,今天坐落在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城关镇国泰路的太和县南源织造有限公司所在地就是2010年前后,当地政府联合派出所、公安局及不明身份的暴力团伙强拆强征的区域范围,共计土地面积180多亩,涉及村民20多户。

他只管量你的地,量过后直接都给你圈住,有的口头给你说一下补偿数额,有的干脆什么都不说,你不同意都不行。严重压制补偿,把可怜的补偿款打到卡上直接让社委会的人发给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据刘庄村民回忆,2008年庄里被太和县政府告知,要在这片土地上搞开发,实际上是以开发为名占地办厂。被暴力强拆的20多户村民既没看到立项、批文、建设许可,也没见过征地补偿、公示,更没有签署协议,在没有任何安置补偿的情况下赤裸裸地暴力强拆,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我们都没看见过征地搞开发的文件,人家直接量好土地,给张单子,只要我们签字,这地就不是自己的了。但凡我们反抗,比如拉起条幅联合维权,抗议非法强征,就直接拘留我们。”一旦有不同意拆迁或者补偿安置的声音,派出所、公安局的警察就随时出现,在没有拘留证,也不出示警官证的情况下直接以“扰乱公共秩序”或“妨碍公务”或“扰乱社会治安”强行拘留村民当典型,并恐吓其家人立即撤下条幅,停止维权,否则将以“妨碍公务”继续拘留。迫于权威、压力,被强征土地的很多村民敢怒不敢言,更不敢维权。村民刘林说道,“我没要那个钱,也没在补偿协议上签字。”

“2008年,因为强征鱼塘我不同意,城北派出所所长徐晓辉就直接戴手铐拘留我。2013年10月,要强拆我的房屋、超市、门面房,强行圈占我的果树、土地,我不同意,两次被城北派出所非法强行拘留。一来就是大几十、几百号人围堵我。县委书记王玉峰、城关镇书记陈杰、城北派出所所长徐晓辉、城关镇派出所民警……好几个领导带队,便衣、警察、还有许多不明身份的黑社会,上来给我戴上手铐强制拘留,每次给我的罪名要么是妨碍公务,要么是扰乱公共秩序。等我被放出来时,厂房、门面房、超市、房屋,还有设备、物品,早已被他们暴力强拆强征,毁坏殆尽。”刘林陈述,就这样操持了几十年的家园几天之内变成了一大片废墟。他们玩的就是调虎离山,限制村民人身自由,然后暴力强拆强征,“我的补偿安置问题找谁谁不管,一直拖到现在。”

据当地村民反映,被拘留的好多村民跟刘林情况一样,都是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拘留手续的情况下,被城关派出所、城北派出所先拘留再扒房子。范井村掐电、断水非法逼迁,2010年前后全村被强拆,村民朱军因为不同意600元/平方米的强制拆迁补偿费,维权无门后上访被当地执法部门判了两次刑。“先补偿后搬迁、先安置再拆迁”的原则在太和县这片土地上俨然成了一张废纸。

“2017年11月20日凌晨突然来了五六十个不明身份的人把我老公用被单裹住摁在地上拳打脚踢,差点打死。警察连夜把我抓到派出所,我老公也被抓到公安局拘留7天。等白天我被放出来时我家600多平方米的房子早已被强行推平。根本没人管更别说房屋补偿了。像我这种情况光刘庄就有二三十户。”城关镇桥西区刘庄张桂英说。

“多年没人管,维权无门!现在巡视组就入驻在太和县,但宾馆门口被县政府派人死死把守,根本无法把我们的诉求传递给巡视组领导。”张桂英说,开发商、拆迁队、黑恶势力,之所以敢一次次“霸王硬上弓”,耍“生米煮成熟饭”式的流氓行为根子就在于有县政府、镇政府、社区干部们壮胆撑腰。

为逼迫村民就范,城关、城北两派出所和县公安局多警种端枪持械上阵,违法使用手铐,违法定罪、违法行拘,充当地方政府暴力强拆强征的帮凶和急先锋。“打110报警也没用,他们都是一伙的!拘留之后,直接用推土机就给你扒平了。”一位被强拆张姓村民哭诉。

在被征地村民中,我们随机拨通了一村民电话,“暴力强拆的阵势想想都后怕,又是警察、又是便衣、又是特警,都全副武装,端着枪一字排开,还有开发商和黑社会团伙特别嚣张。有的人吓得腿都发软,更别说给政府讲补偿条件了。”“谁敢拍照、录像啊?县拆迁办的领导、派出所的所长、乡镇政府的书记、镇长……一个个叫嚷着,恐吓着,几百号拿着警械的公安和不明身份的便衣‘维持秩序’,不让群众靠近。但凡有点拍录举动的直接把手机没收,当场毁掉证据。”一位当时想拍照取证的村民说道。

我们知道,在征地拆迁中,只有法院才有权力在手续齐全的情况下对合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我国《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严禁强拆、强征行为。公安部《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也明确规定,禁止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警察参与拆迁属于严重违法犯罪行为。然而,在太和县城关镇的拆迁中频频上演人民卫士对付人民、人民公仆对付人民的恶劣场面。

相关法律规定,对于已经纳入到城市规划区内的房屋拆迁补偿应当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进行补偿。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另,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显然,太和县、乡、镇在没有签署任何拆迁协议的情况下,作为基层执法单位和公务人员联合公安警察,伙同不明身份的社会团伙,与民为敌,任性粗暴,知法犯法,俨然将自己当成了地方“土皇帝”。公安人员利用人民赋予的公权力甘愿充当政府暴力强拆的马前卒,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更是滥用职权为我国法律所明文禁止。

废墟一片荒凉地 补偿遥遥无期 塌方式征地拆迁腐败

“我们被告知不管地面附着物是什么,一律一刀切每亩地补偿26600元,但卖给开发商的价格却拍到300多万一亩。我的厂房、门面房、鱼塘等都在非法征用之列。只因我的合法土地上附着物体量大,设施多、造价高,他们(政府)就拿我控场,杀一儆百。”村民刘林欲哭无泪,100多颗十多年的老果树就给我1万多块钱,我肯定无法同意,10亩鱼塘有很多各种设施,不但不赔偿向我鱼塘投毒造成的10多万元损失,还只给20万的补偿我肯定无法同意。

村民刘林说,他被非法暴力强拆超过2100多平方米,光2013年就被强拆1700多平方米,当时政府还少给我测量了两三百平方米。300多平方米超市(八间门面政府只给8万块钱),货物、货架、设备,厂房里的机器、数百件衣物、生活用品都被强拆损坏殆尽,损失巨大。同时损毁的还有他的身份证、烟草证,17000元现金也被抢走。房屋、门面、厂房、鱼塘、果树、设备、土地……啥都没了。一场拆迁让他失家失业,居无定所,很多证件也都无法找到,临时搭建的帐篷也被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损毁……12年了,负屈衔冤。

image.png 

被强拆村民刘林

从当地村民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份不全的太和县土地征收及青苗附着物补偿标准来看:门楼400-800元/个,菜园、鱼塘3元/平方米……而阜阳和德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2013年10月给刘林家房屋的重置价格基本上在200元-800元每平方米之间。但据当地村民称,当年前后太和县城关镇周边商品房价格每平方米已经超过7000元,地段好点的房价都已经上万了。几个数字对比,差了十来倍,太和县政府委托评估机构给村民房屋评估重置价格根本买不起当地的商品房,这样的补偿标准明显严重不合理,严重违背了“保障被拆迁人原有居住水平不下降”的原则,而一刀切的一口价土地赔偿严重违背法理精神、损害村民合法权益。

1612834991573794.png 

刘林求人拿到的自家房屋补偿表(部分)

2021年2月3日下午开发商强势来村里施工,我们要看建设许可手续,他们根本就拿不出任何批书。城关镇桥西区侯庄、刘庄七个土地使用批书已确认的就有六个违法,很多社区干部欺上瞒下伪造手续,代替村民在农户调查表上签字,我们的土地、宅基地被卖了都不知道,安置补偿更是严重不到位,到现在一分钱都不给。”侯庄一村民说,从县政府到城关镇再到社区牵扯到很多官员,可以说是征地拆迁塌方式腐败,几乎找不到一个征地手续合法,所有报批材料全部造假,光我知道的经省政府行政复议确认的就有10个征地批复造假

1612835324881127.png

1612835296228378.png 

 1612835357713610.png

安徽省政府对太和县暴力强征强拆行政复议(部分);法院判决书(部分)

早在2012年《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安徽省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皖政[2012]67号)就将调整后的《安徽省征地片区综合地价标准》和《安徽省征地统一年产值及补偿标准》予以下发公布。而这场旷日持久的强拆对于集体土地上房屋补偿、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根据当时当地的经济水平,太和县政府给出的补偿标准显然也是不合理不公平的。

几万块钱从村民手中征走,上百万卖给开发商,主要依靠土地生存的村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本,如此拆迁补偿实在令人寒心。由此在太和县,暴力强拆早已引爆了社会稳定的根基。

1612835412376499.png 

图片来源安徽省政府官网

“进京上访也是被逼无奈,在北京被拘留过之后回到原籍又控制我。这么多年,前前后后一共被非法拘留了5次。还有很多村民像我一样被打伤、拘留、戴手铐。”刘林回忆多次被拘留的过程,情绪一度失控,“2013年10月,扒我房子时,不明身份的强拆人叫嚣着:‘县委书记王玉峰就在车里坐着……’每次强拆都兴师动众,出动几十号、上百号公安、特警、便衣和不明身份的黑社会,有时还端着枪,全副武装,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这些年,我受尽了威胁、恐吓,经常被迫搬家,老婆离婚了,家也散了。”

1612835444103572.png 

刘林多次被拘留的相关文书(部分)

当地一位年长村民说,刘林在庄上口碑还不错,属于那种踏实肯干、有生意经的人。十几年的打拼日子过得还不错,当时经营鱼塘、厂房、门面房,置办了一些家业。“刘林在这片地上花的功夫不少,之前这曾是一片沼泽,先后种庄稼、葡萄都赔了,后来重新规划,一车一车买土垫高70多公分,才在地面上修建了鱼塘,种了果树,盖了八间门面房住营超市(改非经)。”挖掘机、推土机一过,轰隆隆——啥也没了!太和县还有很多房子被强拆、土地被霸占,寒冬腊月,一家老小挤在四处漏风的小窝棚里,没水没电,太惨了,太和县的这拆迁风气就是黑社会!老人摇摇头不再说话。

光领头的就有县委书记王玉峰、县委办公室兼拆迁办主任徐辉、城北派出所所长徐晓辉、城关派出所所长王超、城关镇党委书记陈杰、镇长张峰、关北社区书记宋兴峰……好多当官的。说到参与暴力强拆强征的领导,被征地村民义愤填膺。习近平总书记曾说,“党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而在太和县,奸商与公权力联姻,无视党纪国法、政策文件,严重破坏了政府的公信力,公平正义荡然无存,官员挥动着权力大棒,挖掘机、推土机开进了村民的土地、房屋、果园、厂房……造就了一桩桩强拆血泪史。

一边强拆一边强建,一边暴力一边暴利

按照《土地管理法》的有关规定,“集体土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必须办理土地转用手续”。而据太和县城关镇当地广大村民反映,太和县政府“土地征收手续”根本不全,也未看到、没听说过土地征收手续、拆迁公告、房屋拆迁许可证,口头征求村民意见都没有,更别说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和行政复议了。好多社区干部代替农民走卖地手续,村民不知道咋回事房子就被扒了!县乡村政府联合公安、武警和不明身份的非法团伙非法暴力强拆,涉嫌严重违法犯罪。

刘庄村民刘林反映,南源织造厂占地面积正好为太和县乡村三级政府联合公安、不明身份团伙暴力强拆的地块面积,即180亩。当时暴力强拆时,南源织造厂就已经在建了。据企查查信息显示,位于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城关镇国泰路的太和县南源织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正是处在刘庄被暴力强拆的时间范围内。该公司为一家由南益集团(福建)有限公司100%控股,经营服装纺织的外商独资企业。一边强拆一边强建,一边暴力一边暴利——南源织造,谁给你的权力?公安、政府违规违法,滥用职权,伤民害民,甘愿为开发商打先锋、清场子,甚至不惜造成流血事件。执法部门代表谁的利益?公务人员代表谁的利益?

1612835521742066.png 

南源织造基本情况 来源:企查查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明确规定,除兴办乡镇企业、村民建设住宅、乡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外,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集体土地转为建设用地必须办理土地转用手续,这也是集体土地上房屋享受普通商品房拆迁补偿标准的关键。手续不全、补偿没有、伪造民意、欺上瞒下,如此一来,官商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叫响。

被征地村民说,太和县官商勾结,私闯民宅,暴力强拆,早已“名震四方”,好多地方都是全村暴力强拆的。太和县政府的这种行为严重损坏私人合法财物,严重非法剥夺了村民的知情权、确认权、听证权,致使大量村民因不能及时得到补偿,导致生活急剧下降,甚至露宿街头,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在全面奔小康的道路上,太和县被强拆村民连家都没有,小康在哪里?

2018年,我曾被城关镇领导请吃,被要求不许再告状,并答应赔偿暴力强拆所造成的损失。然而时至今日,我一直被若隐若现地秘密监视,就是看着我不让我继续上访。来回踢皮球的基层政府也从来没有兑现过任何承诺。”刘林说。

十多年来,大批像张桂英、朱军、刘林一样被强拆强征的村民一直走在维权路上。他们多次往返于城关镇、县政府讨要说法,省县乡镇信访局都去过,然而要么维权无门,谁都不管,要么政法委书记、县长、信访局局长等官员简单了解情况之后就玩起了互相踢皮球的游戏。

囿于地方政府的不作为、懒作为与胡作非为,许多无奈的村民多次进京上访却又被打回原籍处理。即便镇长、信访局的人找他们解决问题也只是拍个照填个表回去交差,明显是在一级一级造假糊弄人。征地拆迁塌方式腐败至今未解决。

顺着众多村民反映的情况,全网检索“太和  暴力强拆”“太和 强拆”发现有大量的实名举报维权帖子、论坛,点评量成千上万,但奇怪的很少有媒体曝光,绝大部分维权视频、图片早已被删除处理。显然,当地政府花大价钱强势删帖、管控舆论,试图堵住维权村民的嘴,然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堵的了一时堵不住一世,村民维权声音此起彼伏从未间断。官民对立、警民对立愈演愈烈。

1612835561773495.png 

太和县被强拆农民网络维权(部分)

是什么势力让太和县国土规划如此不太平?是什么人让伤民害民的悲剧频频上演?是谁代替农民做主卖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是谁拿走了本该属于村民的那份安置补偿费?又是谁一手遮天让村民伸冤无门?

法律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我们相信,乌云挡不住正义的阳光。伪造手续、欺上瞒下、玩忽职守、知法犯法,视农民于草芥的罪恶官商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严惩,被强拆强征村民的合法权益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保护。

安徽省太和县暴力强拆的恶劣生态,本网将持续关注。

人报融媒


责任编辑:满苍
频道精选